tianzz84.com 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小说版块 » 校园春色 » 女家教

女家教

我又不行了,下體一陣酸麻,一股股陰精像洩洪一般噴出,全部灑在小志臉上。洩精後我整個人癱在地上,四肢乏力,而他卻絲毫不給我休息,立刻將我翻成仰臥,扒開我雙腿,對準洞口,那隻大雞巴狠狠的一插而盡。

「啊…啊……不行…啊…會死…啊啊…好爽…啊……我的天…啊……大…大雞巴…用力…啊……饒命…啊…啊……太…太爽了…啊……要…要飛了…媽啊……昇天了…啊…啊……」



小志雙手抓著我的奶子,快馬加鞭的一陣猛插,幹的我胡言亂語,一會兒討饒,一會兒喊爽。小志一口氣插了一百多下,才慢慢停下來(一方面可能也怕太快洩精)。接著他將我抱起來走進浴池,我倆面對面坐著,我跨坐在他大腿上,一邊緊緊抱著他,一邊扭動著屁股,讓我的小穴一上一下的套著他的大雞巴。

「嗯…… 小志的雞巴真大……喔…姊姊好舒服……」由於水的阻力,我們的動作不能太激烈,這正好讓我倆都能休息一下。過了一會兒,小志又忍不住了,他的雙手繞到我背後抱住我的屁股,將我抬到池邊。我兩隻手臂撐在池沿上,身體浮在水面,兩腿張開,小志則扶著我大腿,開始加速插我。



「啊…啊…小志…別急嘛…啊…啊…好爽…小志…真會幹…啊…幹的好棒…爽…啊…真爽…爽死姊姊了…啊……」小志像隻出閘猛虎,瘋狂的抽插,弄的水花死四濺。



「啊啊…太美了…天啊…姊姊…啊…姊姊…啊…從來…啊啊…沒那麼爽…啊…小志…大雞巴…粗雞巴…啊啊…幹我…啊…啊…到了…到了…啊啊…要死了…啊…啊……」



我竭力嘶喊,淫聲浪語,已經不知羞恥為何物。在我瘋狂的叫聲中,我率先達到了高潮,過了約二十秒鐘,小志猛然拔出雞巴,我還來不及躲,一股股白稠的精液再度射的我滿臉都是。

「唉,又被幹了一次!第一次還可以說是被強姦,第二次要怎麼自圓其說呢?」我暗自嘆了口氣,有點後悔,也有點生氣自己竟然那麼耽溺在肉慾中。



我倆稍微沖洗一下,他拿了一件T-shirt讓我穿上。我看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多了,於是打算離開,但他堅持用機車送我下山。我還真的以為他要送我,沒想到這個小色鬼反而往山上騎。我們沿著陽金公路兜風,一路上他不斷說一些靈異故事。



我當然知道他在玩什麼把戲,但還是越聽越害怕,忍不住緊緊環抱著他,胸部貼著他的背,越貼越緊。騎了一陣,他停在路旁一座涼亭,說是要看夜景,就把我拉進涼亭裡,也不管會不會被經過的車輛看到,只利用涼亭裡的木桌稍做掩蔽,又動手把我脫個一絲不掛。我半推半就地先替他吹喇叭,之後在夜風的吹拂下,他狠狠的又把我幹了一頓。由於這是我第一次打野炮,剛開始我擔心會被發現,一直無法投入。但在他強而有力的抽插下,我漸漸忘記了身旁經過的車輛,開始不斷浪叫,而他之前已經洩了兩次,所以這次又幹的特別久,插的我聲嘶力竭,洩了又洩。



「啊……不行了…小志…饒了姊姊……啊…不要插了…啊……姊姊的小洞洞要壞掉了…饒了我…啊……」

我已經筋疲力盡,也不知高潮了多少次,全身好像要散了,而小志還毫無要洩精的跡象。小志看我真的不行了,只好拔出雞巴,但卻一臉意猶未盡的樣子。我們穿回衣服後,他便騎車載我回家,在我家的樓梯間裡,他又拉著我,不讓我進門,一臉委屈的要求我:「老師,不然你替我吹出來。」我不忍心看他一臉可憐樣,只好跪在他前面,替他脫掉短褲,將大雞巴含入嘴裡,就在我家門口幫他吹喇叭。



我一邊吹,一邊摳他的屁眼,或是一邊替他打手槍,一邊舔他的陰囊和屁眼。他的手則伸入我的T-shirt去揉我的乳房,本來他還想再插穴,但我怕驚動我的室友,所以堅持不肯。最後折衷下,我脫掉T-shirt,用我那對34D的大奶夾住他的大雞巴,乳交口交一起來,好不容易吹了五、六分鐘,總算讓他在我嘴裡射精了。



從那天起,我仍然按時到他家家教,有時連星期二、四、六也去了。而只要他父母不在家,我們都會教授這「哼哼啊啊」的國際語言。轉眼三個月過去了,我和小志也數不清幹了多少次了。一般而言,每三次,會有一次他父母在家,若是這樣,我還是會替他複習功課。說也奇怪,以前我拼命想好好教他英文,但卻是對牛彈琴。現在我放棄了,他反而好像開竅了,學習能力大有長進,我想可能是我消耗了他大半精力,所以他不會像以前一樣整天胡思亂想,這也算是意外的收穫吧。



在一個週末,小志事先告訴我他父母出國了,於是我刻意穿了一件迷你短裙,配上一件短T-shirt,露出小蠻腰和肚臍,再套上一件小外套。室友還以為我要和男朋友約會,她們不知道我們已分手快兩個月了,原因不是因為小志,我對小志並沒有愛的感覺,只是把他當做性對象。真正分手的原因是我男朋友搭上了一個有錢家的女兒。不過我也無所謂,反正自從和小志做愛過後,跟男朋友做便覺得索然無味。我沒告訴室友是免得她們懷疑,若是讓她們知道我和學生上床這就太丟臉了。



上了公車,我不禁皺起眉頭,由於是週末,上陽明山的人出奇的多,根本就沒有位子坐,若只是站著也還無所謂,但是還不到士林,車裡就已經擠的水洩不通,令我感到十分燥熱,只希望能趕快到站,但偏偏又塞車,車子只能牛步前進。隨著公車的搖晃,我突然感覺似乎有一隻手掌貼在我屁股上,我試著挪動身體,但那隻手還是緊緊貼著我的臀部,這時我才確定是遇到了色狼。我聽朋友說過不少公車色狼的事,但我自己是第一次碰到,一時之間竟然滿臉通紅,不知所措,不但不敢反抗,也不好意思作聲。我努力回憶朋友教我的一些防狼招數,但越急偏偏腦袋越是一片空白,我知道我這種態度一定會讓色狼變本加厲,但就是沒辦法鼓起勇氣去揭發他。



果然這個色狼的手慢慢開始撫摸我的屁股,我氣急敗壞,但又不知該怎麼辦。用眼角瞄向身旁左後方,看到一個像是高中生的男孩,應該就是那個色狼,看他一臉相貌堂堂,怎麼知道居然會做這種齷齪的事情。他摸了一陣,漸漸撩起我的短裙,手伸進內褲直接碰觸到我的屁股肉。我頓時渾身起了雞皮疙瘩,開始後悔為什麼要穿的那麼性感,最糟的是,我為了貪圖涼快而沒穿絲襪,否則至少還多一層保護,現在則全部便宜了這個色狼。



在擁塞的人堆中,我消極的挪動身體,想要躲開那隻噁心的手,無奈他的手卻像磁鐵一樣緊緊黏在我的屁股上,我氣的都快哭出來了,卻還是無計可施,只有讓他肆意揉捏我那又滑又嫩的臀部。不僅如此,他突然在我沒有心理準備下,將我的內褲拉成丁字褲形狀,接著用力向上一提!內褲直接磨擦到陰核,這股突來的刺激使我差一點叫出來。我似乎感受到他的嘲笑,他應該已看出我只會忍氣吞聲,於是慢慢的他的左手也伸過來了,像蛇一樣溜進我的小外套裡,在我平坦的腹部上撫摸一陣後,又鑽進我的T-shirt裡,肆無忌憚的搓揉我的雙乳。



這種情形比上次被小志霸王硬上弓還要難堪,那次至少是在房間裡,而現在卻在大庭廣眾下,明明身邊有幾十人,但我卻不好意思求救。他揉了一陣,似乎嫌隔著胸罩不太過癮,於是右手伸到我背後,解開我的罩扣,隨即又回到我的短裙內,一上一下繼續揉捏我的乳房和屁股。經過五、六分鐘的蹂躪,我感到我的乳頭已經翹起來了,下體也出現那種熟悉的熱烘烘的感覺。



「糟了,千萬不可以!」我默默唸著,希望用理智壓抑情慾,但身體的反應卻不受控制,反而覺得越來越舒服。沒多久,他的右手撥開我的內褲,順著屁股溝從後面緩緩滑到我的陰唇,手指輕輕颳著,「完了……」我絕望的暗自嘆氣,而淫水已經不爭氣的滲出。有了淫水的潤滑,他的手指更是毫無阻礙的在我陰唇上滑動,很快的,他找到我的陰核,便不客氣的按著它,手指輕輕的抖動。



「嗯……」我雙頰飛紅,兩腿發軟,手拉著車頂的拉環,頭斜靠著手臂,眼睛緊緊閉著,假裝在打瞌睡,其實我正咬緊牙根,忍受那一波波襲來的快感。漸漸我感覺到他的左手已離開我的胸部,轉移陣地到了下面,接替他的右手指繼續刺激我的陰核,而右手指則撥開我的陰唇,正摳弄我的嫩屄。我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淫水,只覺得大腿已經濕淋淋的,在迷迷糊糊中,他的右手指突然插進了我的陰道。天啊,在眾目睽睽下,我竟被他用手給姦淫了,但……但卻是那麼舒服!



他的手指在我裙子裡徐徐的抽送著,不知怎麼回事,這種偷偷摸摸的動作竟給我莫大的刺激。雖然在擁擠不堪的人群中不能有什麼大動作,插的也不深,但也夠舒服了,而且也幸好不是太激烈,我還忍得住不叫出聲,但稍微細心的人一定能察覺到我喉嚨裡那細細的呻吟。插了一會兒,他改用左手指插我的小屄,濕答答的右手指則去揉我的屁眼。我全身一顫,真要命,在沒有預警下被摳到最敏感的屁眼,整個人差點就要癱倒。他用左手指插穴比右手來的順手,於是動作也稍微加快加深,「嗯……嗯……」我皺著眉,抿著嘴,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流竄全身,但偏偏又不能叫,這種滋味真是言語難以形容。



就在這時車停了,我頓時清醒,雖然還沒到小志家,但我也不管,急急忙忙擠到前門逃下車。出了公車後,我深呼吸一下,看看身後,確定他沒有跟來。於是找個沒人注意的角落,整理好衣服,用紙巾擦了擦大腿的水漬,總算定下心來。不知怎麼搞的,心裡居然有意猶未盡的感覺,但又慶幸自己能當機立斷,否則不知會出現什麼醜態。看看週圍,到小志家大概還有兩站,於是我決定用走的。



走了約二十分鐘,到了小志家,他自己來開門,我知道他一早就讓菲傭放假了。他看見我,露出一臉詭譎的笑容說:「老師妳今天好Sexy,我一定要把妳幹到腳軟。」經過這段日子,我已經很習慣他那粗俗的言詞,所以也不以為意,反而反唇相譏:「哼,少說大話,看你有什麼本事,不要到時候老是六點半。」



進了房裡,他替我脫了外套,端了一杯可樂給我後說:「老師,我們先洗個三溫暖吧。」我知道他家除了溫泉外,主人房還有一間蒸氣室,想想也好,可以洗乾淨身上的汗水和剛剛流出的淫水。



在上樓的途中,他便迫不及待的脫我的衣服,還不斷在我身上毛手毛腳,一會兒揉我的乳房,一會兒摟著我親嘴,短短幾步路,竟走了快五分鐘。而我的T-shirt,短裙,胸罩,三角褲,則一路散落在地上。好不容易到了浴室,兩人稍事沖洗,便一起進了蒸氣室。在蒸氣室裡,他提議玩個遊戲,我也不疑有他,問也沒問便答應了。於是他拿了一付眼罩戴在我頭上,蒙住我的眼睛,帶我坐在木板椅上,他則跪在我前面,將我雙腿打開跨在他的臂膀上,扶著我的屁股,湊上嘴開始舔我的小穴。



「啊…好舒服…嗯…小志…越來越厲害了…喔…真好…啊……」我的淫水很快就冒出來了。在黑暗中,身體似乎特別敏感,也因為眼睛看不見,不知他下一步的動作會是什麼,心裡會有一股莫名的期待和驚喜。在悶熱的蒸氣室裡,我的汗水不停沿著身體的曲線流到下體,混著陰道滲出的淫水,小志在我兩腿間吸的嘖嘖有聲,好像在品嚐什麼人間美味。而我則漸漸呼吸困難,喘息聲越來越急促。



「啊……姊姊…快喘不過氣了…啊…啊……好爽…啊…不行了…啊……吸不到氣…啊……不要舔了…啊……太刺激了…啊…啊…不要了…要死了……」



我像是一條離開水面的魚,張著小嘴,死命的呼吸。終於小志將我放開,牽著我站了起來。我本來打算拿掉眼罩,卻被他阻止,想想這樣也挺有趣的,也就由他擺佈算了。走出蒸氣室,我仰臥在地上,耳中聽見他在旁邊窸窸窣窣不知在準備什麼東西,過了十幾秒鐘,小志過來伏在我身上,用舌頭從我的耳朵開始一路吻下來,慢慢親到我的嘴唇。我小嘴微張,輕吐香舌,將他的舌頭全部含進嘴裡。



親吻了一陣,他移到我的頸部,接著胸部、乳頭、腹部、肚臍……其實我們每次做愛大概都會來一段類似的前戲,但今天在黑暗中卻特別敏感,還沒親到下體,我已經忍不住浪叫,淫水也比以往流的更多。



「老師,妳今天好像特別騷喔!」還沒等我答腔,他一口將我的陰部含入嘴裡,舌頭更是毫不客氣的直往陰道裡擠。



「啊… 啊……好舒服…要死了…啊……天…啊…爽…啊……」我沒命似的浪叫,淫水不停的溢出。就在這時,我突然聽到一陣細細的馬達聲,腦袋還沒意會過來,一個不斷震動,像是按摩器的小物體已經碰觸到我的陰核,「啊啊啊……」我醒悟到這就是所謂的「激情按摩豆」,但萬萬沒想到小志會有這種淫具,頓時全身一顫,差點彈了起來。但小志似乎已料到我的反應,早將我下半身壓的死死的,任憑我上身如何扭動,下體卻是紋風不動,只能任由按摩豆盡情的刺激我的陰核。



「啊啊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」我已接近嘶喊,完全說不出話來,那快速震動帶來的快感,像是萬箭齊發般的衝擊我每一個毛細孔,「啊……停…啊…不…不…不…行…啊……死…死了…啊……天…啊…啊…饒…饒…命…啊……」



對今天特別敏感的我,這快感實在太強烈了,強到心臟都快負荷不了,只好乖乖討饒。好不容易小志拿開了按摩豆,我正想喘口氣,沒想到他卻粹不及防的把按摩豆移到我的屁眼,並藉著淫水的潤滑直接塞入屁眼中。一股從未嚐過的快感刺激到我整個身體弓了起來,但事情不只如此而已,小志塞進按摩豆後,順手把手指插入我的陰道裡快速抽送。我的媽啊!兩種突如其來的強烈快感,爽的我不停呼天喊地,叫爹叫娘的。



「老師的屁眼還是處女吧,這樣爽不爽,等等用屌來插好不好?」小志一邊說著,一邊將按摩豆的頻率調到最高。「啊……啊……爽…爽…啊……不…不行…啊……要…要洩…啊啊……好爽…啊…啊……」



我早已爽的兩眼發白,連搖頭的力氣都沒了。很快的,我到達前所未有的高潮,大量的陰精狂噴而出,足足有平時兩倍之多。洩精後,我真的完全癱瘓了,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。而小志拔出按摩豆,爬到我身上就準備幹我。我嚇的連忙哀求他讓我休息一下,但這小子卻不肯,硬是要插入。



「拜託,讓姊姊休息一下,現在插姊姊會昏過去,拜託。」



「不會啦,老師來的時候不是很神氣嗎,那裡可能一下就不行了。」說著已把他的大雞巴對準洞口。



「饒了姊姊,小志雞巴那麼大,像巨炮一樣,姊姊那是你對手,讓姊姊喘口氣,等一下讓你幹個過癮。」我真的怕他不顧一切插進來,只好厚著臉皮諂媚他。



「不行,我忍不住了,除非妳說好聽的,我再考慮考慮。」「好啦好啦,大雞巴哥哥,妹妹愛死你的巨無霸了,你每次都幹的我欲仙欲死,要丟上七、八次,我一輩子都離不開你的大雞巴,拜託,休息五分鐘就好。」,沒辦法,我只好說一些連自己都會臉紅的話來滿足他。

「好吧,但妳不許拿掉眼罩喔。」說完,小志便起身開門離開,留下我獨自躺在地板上,過了七、八分鐘,我聽見開門進來的聲音,小志走到我旁邊蹲下,將我翻成狗爬式,並把我屁股抬的高高的,湊上嘴又開始舔我的小穴,沒幾下,才稍微乾了的陰道又冒出淫水。小志看我濕了,二話不說,扶著我的屁股,將雞巴一插而盡。



「啊……舒服…啊啊……小志…啊……你好…猴急…啊……還沒…完全勃起…啊……已經…好爽…啊……」



我感覺到小志的雞巴比平時小了一號,心想可能剛剛休息時軟下去一點。不過這樣更好,可以慢慢加溫,我其實比較不喜歡那種一開始就狂暴風雨式的快感,今天這樣持續漸進反而更合我意。但奇怪的是,插了兩、三百下後,小志的雞巴似乎有變硬,但卻沒漲大多少。



「小志…啊……你…今天…啊……怎麼了…啊…啊……舒…服…啊……是不是…啊……累了…啊…啊……」



小志仍舊不吭聲,反而加速抽送。我開始覺得不對勁,一把拉下臉上的眼罩,居然看見小志一臉淫笑的坐在我前面,那後面是誰在插我呢?回頭一看,差點沒嚇昏過去,一個赤條條的男孩,竟然就是剛才的那個公車色狼。我一驚之下,什麼快感都沒了,掙紮的想要脫身,小志連忙衝過來,幫助後面那個男孩一前一後抓住我,說:「老師,他就是我向你提過的阿廣,我們的事他都知道,他也很哈妳,很想跟妳打砲,他很厲害喔,剛才在車上,他不是讓妳很爽嗎?」



「怎麼可以…啊……太過分了!放開我!」我掙紮著,這兩個小子顯然早有預謀,但是和學生亂搞已經很丟臉了,怎麼可以連同學都帶來。



「漂亮老師,對不起啦,剛才在車上看妳實在太性感了,現在讓我好好伺候妳,給妳補償好不好?」阿廣開口道歉,但還是繼續抽送。



「啊……騙鬼…啊…啊……不行…啊啊……討厭…啊……」我雖然還是沒答應,但在他激烈抽送下,早就被幹的無力反抗。

「老師,妳就答應嘛,好不好?妳真捨得阿廣拔出來嗎?等一下我們再向妳賠罪嘛。」小志在旁邊幫腔。,

「啊……你們…好可惡…啊……插…都插了…啊啊……賠罪…有什麼用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我反抗無效,心裡也明白,今天是逃不掉了。我從未嚐過3P的滋味,心裡實在有點害怕。但另一方面,小志說的也沒錯,我真的捨不得在這個時候喊停。他們見我一付欲拒還迎的騷樣,屁股還不自主的擺動,在迎合阿廣的雞巴,白癡也知道我已經軟化了。於是阿廣緊緊抓著我的腰,先將雞巴用力一抽,留個龜頭在洞口,再狠狠地一插,直抵花心,強烈快感直沖腦門,讓我差點昏死過去。如此連續幾下後,瞬間加快速度,在我濕潤的陰道瘋狂進出。一轉眼又插了六、七百下,幹的我淫聲浪語,紛紛出籠。



「啊…啊……好爽…啊……太厲害…啊…啊……爽…啊……舒服…啊……慢…慢一點…啊……爽死…啊啊……啊…啊……」

我這時才了解,為什麼阿廣的雞巴沒有小志大,卻如此被小志推崇,原來他的腰力十分驚人,插起穴來像是個電動打樁機一樣,臉不紅氣不喘就連插幾百下,速度絲毫不會變慢。更可怕的是他有異乎常人的持久力,前前後後他已幹了快兩千下了,卻絲毫沒有洩精的跡象。而且他不只持久,也懂得利用技巧,如何讓雞巴插的最深,如何以各種角度去讓女人獲得最大快感。

「啊…啊……好…好舒服…啊…啊……要死了…好會幹…啊……好爽…不要停…啊……幹我…啊……爽…啊……到…到了…啊……要…要洩…洩…啊…啊……會…會死…啊……救…救命…啊…啊…啊……」

阿廣像機關槍一般,小腹撞的我渾圓細嫩的屁股「啪啪」作響,柔軟的奶子隨著抽送前後激烈搖晃,我不知流了多少淫水,只依稀聽見每一下抽送,都會發出「噗嗤噗嗤」的水聲,沒多久,我的陰精再次狂洩而出。



「嘿嘿,阿廣你退步了,幹了半個小時才讓老師高潮。再努力,看能不能破紀錄連幹90分鐘?」小志在旁邊說。我的媽啊!90分鐘!那小穴豈不要被插壞了!

「老師剛剛才洩了那麼多,這次高潮當然會比較慢,再來就不一樣了,你看著。」阿廣一邊回答,一邊將我轉成側臥,抬起我一條腿,不讓我有喘息的機會,繼續挺腰插我的嫩屄,速度快的驚人。我才從高潮頂端稍微下來,又被一波波強烈的快感推向高峰。



「好…好棒…好爽…啊……太會幹…啊……爽死了…啊……天啊…啊……又…又來了…啊…又…洩…舒服…爽…啊…啊……出…出來了…啊…啊……」

真的被阿廣說中,短短時間內,我又再度高潮了。高潮後的我,滿臉紅潮,媚眼如絲,小嘴微張,雪白的胸部上下起伏著,阿廣接著舉起我兩腿,一面親吻我的腳指縫,一面徐徐的抽送著我的小穴。



「啊…啊……好厲害…啊…舒服…啊……阿廣…哥哥…啊……爽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浪叫著。



阿廣的技巧真的很高明,他看出我在連續兩次高潮後,已經接近虛脫,不適宜再幹的太猛烈,因此以較溫和的方式,輕重交替的插我(大概就是所謂的「九淺一深」吧)。如此不至於讓我負荷過重,可以喘口氣,又可以使我保持興奮狀態,來迎接他下一波猛攻。果不其然,在插了七、八分鐘後,他先將我雙腿胯到他肩上,隨後他慢慢倒向我,把我雙腿越撐越開,並逐漸加速抽送。到最後,我雙腿已幾乎貼到我的肩膀,屁股也被撐起,陰部朝上迎合他俯衝而下的雞巴,讓他每一下都直接命中花心,頓時被幹的死去活來,潰不成軍。



「啊…啊……要死了…昇天了…好會幹…啊……爽…爽死…啊……廣…大雞巴…哥哥…啊……愛愛…愛死了…啊……要洩…啊……受…受不了…姊姊喜歡…啊…啊啊……幹…幹一輩子…啊啊……不行了…幹死妹妹…啊……插…插到底了…要死了…啊……」

我已經被幹的胡言亂語了,一會兒姊姊,一會兒妹妹,發狂似的浪叫。不知道插了多久,少說也有兩千下吧,在這期間我又高潮了兩次,而總算阿廣也要洩了。他猛然拔出雞巴,對準我的俏臉,第一道濃精剎時噴出,直接射進我嘴裡,接下來的精液則遍佈我的臉龐,嘴唇和鼻頭上。



「七十分鐘,厲害厲害!哇,你幹得老師連屄都合不起來了。」小志趴下來看著我的陰部,羞的我連忙合起雙腿,罵他:「討厭!」,心裡卻驚訝著:「七十分鐘!而且幾乎沒停頓,以前最久的經驗不過二、三十分鐘,難怪我會洩那麼多次。」



阿廣先拿了面紙擦乾淨我臉上的精液,接著說:「這次只算表現正常,下次再多十五分鐘應該不成問題。」,聽的我一愣一愣的,真不知道我是幸運還是不幸?這兩個男孩,一個大,一個久,相信絕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會希望她們的伴侶能有其中任何一項能力。而我居然兩個都能遇到,但慘的是要同時應付他們,一股不安的心情油然而生。